亚博vip

骨头歌唱  点亮心灯

——汪渺诗集《创世纪》赏析

文/马新堂


初闻汪渺老师,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曾经,我给一位从平南小学调来的女同事说:“汪川镇汪浩德老师的文章,写得深入人心!他的用词,那叫一个了得!”那位同事说:“人家父子俩都写着哩,儿子汪渺比他父亲还厉害!”我想:“书香门第,遗传的基因吧!”

因了同事口里的一个“厉害”,我就在有关的报刊书籍上关注起汪渺的文章来:《祖国最疼的村庄》、《鸡鸣山的“疼”》、《穷得只剩下<白鹿原>——陈忠实速写》、《眼睛高过眉毛的人——卞毓方速写》、《替羊说话的人——周应合速写》、《长着书法脑袋的人——张平速写》等。最令我欣赏的是他的人物速写四则,被清水一中的安永红老师编进校本作文教材《常用文体写作技法》一书,其语言的直白、精炼,使人物形象跃然眼前,真格“厉害”!

从此我对这个人仰视起来,我在心中不断地勾画起他的形象来:他是戴着眼镜写作的作家,有一天我们认识的时候,他肯定看起来不可一世,高昂着作家的头颅,肯定不会把我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我会心里有点儿不舒服,心里会悄悄地说:“他就能得很!”

前两次见面接触,是因了散文集《青石台阶》的作者马红红。因为以前对汪老师的想象,和汪老师见面都没敢说几句话,但感觉汪老师话不多,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也没戴眼镜,挺和气,挺朴实的。

第三次见面,是2015年2月5日他打来电话,叫我下午去一趟市文联,取走稿费顺便拿上《天水文学》的杂志。

下午三点我到了市文联,坐等了一会,汪老师来了,他和蔼地说,你先看看《天水文学》,说着给我拿来了几本。

和汪老师交谈时,他指点了我今后的写作方向,要我把生活中实实在在、原汁原味的东西写出来,不要急着告诉读者什么道理,也不要随意去评论,而让读者自己去领会。他给我讲了很多著名的作家,说鲁迅《故乡》中与闰土有关的内容,就简单的那么几个段落,把少年闰土、中年闰土和老年闰土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还谈了鲁迅的《阿Q正传》、朱自清的《背影》等,说生活中原汁原味的事件就是写作的材料。他寄予我厚望的是,让我向萧红学习,说萧红这个女性就是写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写得感人至深而一举成名。他劝我把六七十年代农村题材的生活多写一写,我说正在写“朝花夕拾”之类的,他说就应该这样。随后给我赠送了他新出版的诗集《创世纪》,并题了“新堂女士雅正。——汪渺”。

连日来,我没有因我的文章被《天水文学》刊登而欣喜,也没有因为100元的稿费而沾沾自喜,而是被《创世纪》所吸引,以至终日手不释卷。


一、初识《创世纪》

《创世纪》的封面有这样两句诗:“喝一杯甘甜的蜜水∕会欠万只蜜蜂的情义”。 还未打开诗集,首先领略了汪老师精美的诗句。从中,我感知到了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感恩那些有恩于他的人。

诗集的封二,他在介绍自己:“天水城中的乡下人。在《十月》、《飞天》、《北京文学》等发表百余首诗歌。长篇小说《雪梦》被《十月》推出,散文《诗人老乡》获全国孙犁散文奖一等奖。”这恐怕是作家行列里最简单的个人简介了。

正如封三所写:“一首十五行的短诗《土地疼出了泡》,汪渺竟用了十年时间,才改成。创作速度,可称为慢之最,但我认为慢得值。汪渺是诗界的独行者,不跟风,不逐流。其思维怪异,想象奇特,感情深刻,语言纯正,且不乏惊人语。”《十月》副主编赵兰振如是说。

再看诗集的封底,汪老师眺望着远方,旁边的“自画像”语言是这样的:“头发虽曲,心肠却直。左眼阅世,右眼觅诗。舌头,偶尔跑到牙齿外,说句怪话。惜金钱如手足,视挚友为肝胆。君子气不多,还有三分,剩下的全是驴脾气。骨头,虽被岁月磨损,但还能做根针,拨亮心灯!”他的自我画像,充满着诗情画意。

封底还有几句诗:“创世的第一滴圣水∕落足的地方  叫天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脚会踩出八千年的太阳”。他写诗作文的源头圣地,就是天河注水的秦州大地,就是他深深爱着的家乡天水。

翻阅《创世纪》,打开第一页,有汪老师的一张照片,他坐在一段铁桥上,右手随意地按着一个水杯,水杯下面是几张稿纸,照片下面一段文字吸引了我:“2014年初夏的一天,在偏僻的山区元龙,我发现了一座废弃的铁桥。陪着它坐了好一会儿,之后,又沿着身后废弃的铁路慢慢行走……离开时,我将一支笔恭敬地放在了铁路上,让它抒写自己的孤独。”

他说苍天是磨的上扇,大地是磨的下扇。他,何尝不是一颗走进磨的中间和芸芸众生一起经受磨难的谷粒,在天地间翻飞俯视芸芸众生,在天旋地转中把诗人的骨髓和灵魂融合在芸芸众生中,才使他这春蚕吐的诗,一圈一圈围着众生缠绕,把自己置身于大众的谷粒中,才有了诗句的汩汩流淌!

二、《创世纪》的思想

汪老师是一位谦卑的人,没有作家、诗人的架子,没有傲气,但有傲骨,要不他怎说“骨头虽然被岁月磨损,但还能做个针,拨亮心灯”?

《草原上的牛粪都有灵魂》一诗,写出了他的质朴,他的心愿:“草地上的粒粒羊粪∕闪着黑珍珠似的光芒∕草原上的牛粪都有灵感啊∕飘着野草的清香//都市里飘来的我∕不配做这儿的一缕风一滴雨∕那就做一泡牛粪∕倾其骨血   滋养遍地格桑花的草原”。

他把自己看得很渺小,因而他在诗歌《汪渺》里如此写自己:“大海中取出的一滴水∕是我∕大海中取出的一滴泪∕是我∕大海中取出的一滴蓝∕是我//辞海中最小的一个词∕是我∕寒风中冷成一粒冰的∕是我∕被眼睛读成一粒沙的∕是我”。在《自画像》里,他心灵的指针,承受着天堂与地狱加起来的分量,在心灵的挣扎挤压下呻吟,以至:“山水茫然,心也茫然。”从中可以看出,他把自己看得很小,却永不向地狱低下他诗歌的头颅,而是心向天堂,目向天堂,诗向天堂。

诗来自胸腔,歌来自内心。读着汪老师的诗,感觉那颗“心”时刻撞击着他的胸腔,咚咚直响。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眼里看到的,心灵悟到的,全是诗。他的诗从心里汹涌着流出来,从眼里蹦跳着拥向笔端,然后从笔端汩汩地流进读者的心田。

1984年他正上高一,他的第一首诗发表在《少年文史报》上,他激动、兴奋得有些手舞足蹈:“看着那几行铅字,我的心脏打得胸部‘咚咚’响,脑门儿被幸福的拳头击中了似的,站都站不稳。当收到两元钱的稿费时,我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富翁,富有得能买下整个地球。”以至到诗集《创世纪》的问世,这些诗的语言,能不说是从一个诗人的心底里蹦跶出来的精神上的富有和内心对诗歌燃烧着的激情吗?

从此,他是一个永远深爱着诗歌的孤独的王。《转移》一诗,更能表达他内心对诗歌的渴求:“鲜血  这体内的火焰∕应转向诗歌世界成为潺潺流水∕肝胆  体内相照的两盏灯∕让他们去做诗歌真诚的眼睛∕灵魂  骚动不安的怪兽∕让它去做诗歌天空的闪电雷鸣//傲骨  这体内的钢铁∕被尘世磨损得仅能做一根针∕那就做一根锋芒毕露的钢针∕交给未来身怀绝技的英雄”。从中体会到,他艰难地转移着自己生命的黄金时代,表述着他对诗歌的狂热向往。

他告诫自己永远仰望诗歌,不再向诗歌低头!如果不是孤独伴着孤独,能有孤独铸造的如此成就吗?作为一个写作者,首先要耐得住孤独。他把孤独、寂寞、愤世、嫉俗、创世、再生这几把刀子,化成了自己体内的铮铮铁骨。

他外表沉默,其实内心似火山,似喷泉,喷涌着对诗歌的痴爱和忠诚。诗如其人,人如其诗,他是在挖掘着他内心深处的诗歌。

在《活着  我满含愧心》一诗中,他如是说:“饮一瓶醉人的美酒∕会欠万粒庄稼的精血//负债累累的我∕怀揣羞愧的爱心走过大地”。诗人的多愁善感,于细微处透露着谦卑善良的秉性。

《话  总跑到牙齿外面》一诗:“一口洁白的牙齿∕一段坚硬似玉的城∕牙关紧闭的人∕城府深深//我玫瑰色的舌头∕常冲出城∕讲一堆牙齿外面的疯话//爱发表酸言醋语的我∕属于四月的青杏∕远未成熟”。成熟,就意味着牙关紧闭,城府深深吗?耿介如他,岂能忍得住?

《黑夜中的一盏灯》一诗仅两句,成大写字母T型排列。一横的诗句:“黑夜的天空塌在半空”。一竖的诗句:“被一盏灯撑着”。形象地描绘着一盏台灯的形象,一个在灯下夜读的诗人形象。一盏灯撑起的,是夜空,也是心空。这夜空,是诗人的孤寂之心与文弱铁骨,为读者撑起的诗之天空——一盏灯给了黑夜一双灯的眼睛,灯下的诗人用这双眼睛寻找着光明。

《李白》一诗:“你丰富雄奇的想象∕为一个王朝插上了翅膀//你横溢的才华∕提升了唐朝的山山水水∕站于唐朝峰顶能听到仙人笑语∕你的泪水∕飞溅成星星∕辛酸茫茫太空//唐朝  黄金打成的硕大无朋的鸟笼∕网罗着众多名贵的鸟∕它们都和着唐乐低吟浅唱∕只有你这只神往自由桀骜不驯的大鹏∕穿着鸟笼痛苦而快乐地飞翔”。他赞美李白,何尝不是希望自己成为天水的李白,盛唐的李白!

《群鬼送我进长安》一诗:“野草丛生  残月如钩∕勾出一群野鬼∕鬼们  围着磷火∕为我载歌载舞//鬼头领来一位漂亮的女鬼∕对我劝说:‘诗人  凭你的古道热肠∕难以混于尘世∕不如吊死在鬼妹的秀发上∕来做我们中的风流鬼’//我抱拳说:——‘鬼兄鬼弟鬼妹∕我还没有活够  人就活一个难∕现在  我要徒步进长安’//‘长安虽好  不是久留之地’∕鬼们叹道∕鬼妹赠我一副鬼心肠∕让我换上  日后保平安//‘活着做人∕死后再做鬼’∕我斩钉截铁∕谢绝了鬼们的好意//群鬼  送我至长安城下∕纷纷挥泪道别∕鬼妹泣血而歌:——‘哥哥  执意要走∕妹妹实在难留……”。这首诗里,诗人表述了自己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入污泥而不染,同流而不合污的秉性。

在《抽丝》、《独钓寒江雪》、《尴尬的诗人》、《诗仙李白》、《黑夜中的一盏灯》、《转移》等诗中,他是以李白等这些历史星空的伟大灵魂为自我榜样,引领自己不断开拓着自我未知领域。

他仰望苍穹,仰望星空,目光深邃,思想也深邃。他一直仰望着诗歌的天空,他便成了一个孤独的诗人,但他愿意和孤独对话,和孤独者对话。

他深情地望着远方,坐在孤独的被遗忘了的铁路旁,就像人类把自己也遗忘在了这个角落。孤独伴着孤独时彼此就不再孤独,那座铁桥、那段铁路不再孤独,因为他把一支清秀的笔,一个孤独的诗人的笔,送给了那段被遗弃的铁路,让它书写自己的阅历和孤独。

写诗,是一个人在文化“沙漠”里的苦苦旅行,是在干旱长途中的艰难跋涉,是耐得住孤独的寂寞,是有嘴说不出的沉默。只有把自己和红尘隔离才能静心写作,只有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倘若自己什么都想要,也许就抽不出几根蚕丝,吐不出几粒珍珠。

林清玄在《最真的梦》里有这么一段话:“即使是独自一人,也很难让我们抛开我,行为、言语、思想到处都是我的色彩,我思故我在、我言故我在、我行动故我在,透过这些我才是真实存在着的。”汪渺就是这样一个人:穷得只剩下骨头,却依然在用骨头独自歌唱。

三、《创世纪》的语言

汪渺写诗,他的遣词造句是经过了血液的再三浸润,经过了心房和文字的再三碰撞后,一路顺着脉络流向指尖笔端的。不然,他的语言何以精湛,精湛到让人心动,令人折服!他是抓住了生活中的语言,运用到了自己的诗里。可以说,一首《创世纪》,一本《创世纪》,就是他的生活之疼,他的阅历之疼,他的人生之疼,他的诗歌之疼。

他把“疼”字用在散文里,用在诗歌里,真真切切地表达着他内心深处的伤与痛。没有“疼”,怎能感到“伤”?没有“疼”,怎能感到“悲”?没有“疼”,怎能感到“哀”?没有“疼”,又怎能感到“痛”呢?所以,他的诗歌里用了不少“疼”字。

(一)有“疼”字的“疼”

《土地疼出了泡》:“爷爷的最后一口气∕被没有吐出的一个字∕卡住∕那是我小名的后半部分∕永远卡在爷爷的∕喉眼里//土生土长的爷爷∕土里爬了一生∕滴滴汗∕都跟土地有关∕我的小名噎死爷爷后∕土地∕还比我疼//我们把土地疼出的泡∕叫坟”。

《疼》:“将孩子∕系于心的  心疼∕埋于肝的  肝疼//母亲  将我藏于头∕疼白了发”。

《中秋月》:“……祝福的光芒∕舔亮了许多黑眼睛∕醉在明月深处的∕要算多情的诗人∕可惜飞不出唐人的一笔//我想变只天狗∕狠咬明月一口∕让当代的诗人们∕疼出∕警句”。表达着作者期盼自己像古代诗人那样蹦出惊人句,却因为时常蹦不出妙语、警句而常常心疼。

《歪嘴和尚》仅四句:“歪嘴和尚∕念歪经//我的嘴气歪了∕一歪∕就咬疼了自己的耳朵”。好一个“歪”字不正,经念歪,嘴气歪,其后果“咬疼”了自己的双耳,也许是念歪了的经不堪入于诗人的耳朵!

《大地深处的疼》一诗,表达着诗人热爱大自然,警告人们破坏自然环境,给人们带来的灾难:“……大地也有生命啊∕她也有感受痛苦的神经∕我们的铁爪抓疼了她的五脏六腑∕她怎能不来一次∕痛苦的颤动//我们一万次的对不起大地∕大地才有一次对不起我们啊∕我们要牢记‘五一二’∕这一次疼∕是我们和大地母亲∕共同的疼啊”。

《舟曲父亲为女儿最后一次编辫子》一诗,诗人一定是“疼得泪眼婆娑”。这样带“疼”的诗,还有《雨  打疼了天水》、《石像》、《因燃烧而化为轻烟》、《露珠与大海同样有分量》等。

(二)没有“疼”字的“疼”

《针眼里  流出了血泪》:“……奶奶走后∕从她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根针∕那针哭得比我还伤心∕我们将针的眼睛流出的血泪∕误解为锈迹”。这首诗虽然没有“疼”字,却表达着自己失去奶奶的无限哀痛。

《致父亲》:“一棵桃李∕就是一根白发∕桃李满天下时∕白发成了满天星//父亲  告诉我∕哪根头发∕为我而白∕让我用泪∕将它擦黑”。《请求春风》:“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  春风  请你∕剪六尺铺在大地上的阳光∕给我父亲做件衣裳//牛样的父亲∕啃了一生草∕挤了一生奶∕奶大的桃李满天下∕自己却瘦成了一串皮∕寒风一吹就冷进了骨髓//发了一生光一生热的父亲∕太需要阳光的温暖了//春风  春风∕请满足我的要求∕给瘦弱的父亲剪一身灿烂的阳光”。

这两首诗里,诗人为父亲能够桃李满天下而自豪,但看到一生兢兢业业的父亲日趋衰老,诗人心里无比疼痛。

《斧子斩断了流水》:“抽剑断水水更流∕李白的剑∕狠不过伐木的斧头//啃倒一棵又一棵树木∕吃掉一座又一座森林∕斧子的利齿咬断河流的咽喉//一双枯死的鱼目∕看见所有的荒山在颤抖”。没有一个“疼”字,却表达着诗人对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的一种心疼。

“疼”是揪心,“疼”是牵挂,“疼”是他的感伤,“疼”是他的感情在奔流,“疼”是他的诗情在喷发,“疼”是心绪撞击后的灵感。他是无“疼”不写,把他的“疼”写出来就成了他的诗!不然,他怎么会感觉到一段废弃的铁路之疼?

读着他的诗集,我的心里也涌上了一种“疼”,“疼”他写实的精神,“疼”他像“助产士”一样的,用词深入到骨髓的“疼”;“疼”他不甘寂寞,在文坛上虽然像一叶孤舟,但不满足自横于天涯海角的“疼”;“疼”他吃透了自己,吃透了故乡,吃透了故乡的乡里乡情,体味到的生活的悲酸苦辣。

他说:“把铁打成镰的人,农人收割多了叫丰收;把铁打成剑的成了英雄,人头收割多了叫丰功;操不起镰,操不起剑的,只能握笔的不知收割什么的叫诗人,一会儿歌颂剑,一会儿歌颂镰。”他不仅歌颂着剑,不仅歌颂着镰,而且歌颂着天下的良善,书写着自己的灵魂,因为他的根植于广袤的黄土地上,他的心系于黄土地上的底层百姓,因而比别人多了更多的“疼”,因而他的语言就是疼百姓之疼的语言。


四、《创世纪》的意境

《创世纪》的自序,很有个性,独树一帜!有人说世上最难战胜的敌人是自己,岂不知最了解自己的还是自己!

有人著书,或请朋友、师长作序,更有人为了达到某种效应,便请名家作序。这世上还有不了解自己的人吗?他对生命的体验,对生活的体验,都表现在诗歌的字里行间。在心灵的沃土里,他扎下了诗歌的根,长出了诗歌的苗,开出了诗歌的花,结出诗歌的果,是真正的“心灵渴求的诗歌”。

他的大脑就像一架摄影机,把眼中看到的再经过大脑的组合,一幅幅诗的意境就展现在了他的面前。眼睛所到之处全是意境,心灵所到之处都是诗行。于是,在《创世纪》诗集中读到长篇史诗《创世纪》,感觉他是以骨为针,拨亮了自己的心灯。

如《凝望祖国版图》:“珠穆朗玛峰  土地悲愤时高涨的情绪∕横亘在那里  久久不能退潮……∕万里长城  万里弓∕将历史上一切苦难的灵魂∕一一射进我的眼睛//滔滔黄河  滚滚长江∕大地上的两道泪水∕将太平洋推向遥远的苍茫∕谁能潜入海底  谁才能看清∕祖国内心深处的忧伤”。诗人运用比拟的手法摄取名山胜水,抒发一个诗人的爱国之心、忧民之情。

再如《二000年的第一天》:“二000年的第一颗太阳升起∕鲜红的颜色  和昨天没有两样//晨起的父亲∕抓起几把雪白的米∕照旧喂养心爱的鸽子∕他坚信大米能润洁鸽子的羽毛//阳光镀亮弯弯山道时∕父亲挑起粪担∕向麦地运送土灰∕父亲认为灰粪温暖∕能帮助小麦度过寒冷的冬天//我铺开一张洁白的纸∕想写一首颂歌∕觉得再闪光的诗句∕也没有父亲的一天有意义”。新千年已经到来,时间在变,一切在变,不变的是农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作。读此诗,我仿佛看到了一位勤劳的父亲,于新千年的一天清晨,在一轮红日的照耀下,肩挑粪担向麦田走去的一幅写意画。

“克隆”一词比较新潮,他也能运用自如。

《克隆一颗阳光会打弯的太阳》:“……假如让我克隆∕我要抓住一丝阳光∕克隆一颗阳光会打弯儿的太阳∕永远高高挂在天上∕这样阳光会曲曲折折∕走进每个阴冷的家门//这样的太阳多好∕不仅照亮世界∕还会照亮阴暗的心灵//这将是一颗神性的太阳∕照耀天堂  也照耀地狱”。用自己善良的心,播种善良的种子。用克隆的形式,表达诗人忧时忧国的情怀。

《美人  我要克隆》:“美人  赐我一根美发∕我要克隆满天彩霞//美人  赐我一滴清泪∕我要克隆纯洁的大海//美人  赐我一丝温柔∕我要克隆一江春水//美人  赐我一瓣红唇∕我要克隆一座花园”。诗人渴望环境的改善,渴望人们拥有满天彩霞、纯洁大海,拥有一江春水、一座花园,而不是被污染得面目全非的家园。

《我要克隆》:“准备将心中的一点蜜意∕克隆成千万个幸福∕撒向不幸的人类//准备将梵▪高的向日葵∕克隆成无数太阳∕挂在每个家庭的门口//从林黛玉的泪里∕克隆纯正的爱情∕从陶渊明的诗中∕克隆世外桃源∕再克隆出无数包青天∕做人民的公仆∕还要克隆出一群孙悟空∕充当人民的刑警//最后  在冰冷的纪念碑上∕克隆出鲜活的生命——那群祖国的好儿女∕让他们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诗人渴望光明,渴望正义,渴望道义的回归,渴望人们心灵的回归,渴望人民的干部做人民的公仆。

《露珠与大海同样有分量》:“一滴露珠的枯竭和大海的枯竭同样让我感动∕一粒火苗的熄灭和太阳的熄灭同样令人悲伤//一朵花的凋零  让我想到了春天衰微的脉息∕一只蚂蚁的死亡  让我想到了秦皇汉武的逝去//贫民头顶的瓦烂了  如同天空出现了裂缝∕父母的牙齿脱落了  如同夜空陨落了星星//众生的一丝白发  不亚于雪山之顶的寒冷∕平民失去了家园  等于皇帝失去了江山//一滴纯洁的泪  给了我大海般的幸福∕一只鸟的哀鸣  给了我天宇般的疼痛”。这首诗,使人深深地感到,一滴露珠与一片大海同样有分量,一只蚂蚁与秦皇汉武同样有分量,父母脱落的牙齿同陨落的星星同样有分量,引发人们关注民生,关注生态:一只鸟的哀鸣,就是天宇的疼痛。

《红种粒》:“偷偷地  将小名刻在一颗红糖上∕送给你∕孩子气的我认为∕这样会将自己∕深深种进你心里//如此的红糖∕你已吃过九十九颗了//现在    你心上∕我该扎根发芽了”。这首诗中的几个动词,“刻”、“送”、“种”、“扎根”、“发芽”等表现诗人想象的巧妙,意境中冥冥中的幸福,心里满满的甜蜜。

《复仇》:“于太阳不能光顾的雪中∕一笔一画写下她的名字//我要让她∕受一回冷”。题目是“复仇”,看似有深仇大恨,猛一下感觉诗人也有这样的心理,可短短的四句诗却表达着诗人的无奈与甜蜜。复仇宣泄仅仅是把“她”的名字,一笔一画写在太阳不能光顾的雪中,让“她”受一回冷。读后不由人开怀大笑,好一个“复仇”的题目,好一个“复仇”的方式!

《蚕》:“瞧着阳光样的丝∕瞧着五颜六色的绸∕我想变成蚕//假若  我真变成蚕//我要一口口∕吃下世间所有的丝∕吃下古今中外所有的绸//然后  吐出一片翠绿的∕桑林”。诗人创设意境,用“变”、“吃”、“吐”这几个动词,表达着自己热爱大自然,警示人们不要乱砍乱伐破坏森林的心境。

《孤掌难鸣》:“不平则鸣∕鸣又孤掌//咬牙  忍痛∕用一把锋利的刀∕在手掌上一刀一刀刻∕刻出一只有血有肉的鸡//鸡啊  这下你可要好好鸣∕叫住落山的太阳∕让余晖返照天下所有阴暗的家门∕哪怕一丝//有血有肉的鸡∕就是迟迟不鸣”。

《倾听弦乐》:“大地上盛不下的悲愤的河流∕于一根纤细如睫毛的琴弦上∕劈开宽阔的河床∕一泻千里//雄性十足的烈马群∕于一根纤细如发的琴弦上∕开拓出远天远地的大草原∕雷电般驰骋//人类成吨的苦难与喜悦∕都系于这根从钢铁中抽出的神经上//倾听弦乐的时候∕我的神经比弦绷得还紧”。

以上两首诗丰富的想象,创造出恢宏的气势,微小的比喻同样能够制造宏大的辉煌。这些诗,通过优美的意境,精美的语言,抒写了一个大写的诗人,一个根植于人民大众,永远不变质、不忘本的诗人!


五、《创世纪》的写作导向

汪渺老师说:“一个诗人,不用自己的心灵触摸生活,创造出来的作品再完美,终是艺术的空壳。一个人,体验达到了一定的深度,不识字也会喊出感人的诗句。我大字不识的二舅,老年失去二十五岁的爱子,整个村庄都哭了,只有他流不出一滴泪水。村里人劝他将心上的泪水流出来,他长叹一声,说:‘他是个骗子——哄骗了我整整二十五年,我还有啥心思哭啊?!’”这真是心到悲伤无泪处,宣泄的方式只有惊人的话语!

他在自序中这样说:“一个诗人,不能为读者贡献几粒语言的珍珠,的确是一大遗憾。谈到诗歌语言,人们自然会联想到由贾岛的名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引发出来的‘推敲’,并将它视为诗歌创作的至宝,但我认为‘推敲’在佳句的产生中只不过起了一个‘助产士’的作用,不能捧得过高。……真正的神来之笔,还等不到诗人反应过来,就已经从笔尖吐了出来。”

汪老师敢于打破常规,勇于提出“推敲”就是“助产士”的作用,这是多么的神妙!“助产士”迎来的是一个一个可爱的“词宝宝”,也是丰腴的心灵这枚贝壳中成就的一粒粒珍珠。没有对孤独生活深度的体验,纵是天才,也捕捉不到这样的灵感。

诗人只有全身心地扑向生活,才有可能写出辉耀时空、辉耀千古的佳句。

骨头磨针点亮的心灯,在诗歌的征途上一路走来,我看见了诗人在偏远山区,骑自行车回家时,用圆珠笔把诗写在胳膊上的身影。这表明,一个诗人首先是爱诗的。他深居深山,似乎要隐居,几年下来竟然背会了上千首的唐诗。他是在唐诗宋词里遨游,沐浴诗神、诗仙的洗礼,才产生了一个叫汪渺的诗人。

只要心中有对诗歌的爱,才能有所追求,有骨气地表达自己的千思万想、千言万语。如何才能写出自己满意的诗作,汪老师无疑给了我们启迪,给了我们榜样。

从天真烂漫的想法,到穷得只剩下骨头,他用骨头唱响诗歌之路,诗歌的天空里才有了诗集《创世纪》。用生命去体验,在生活中创造,诗歌才是诗人生命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他才到达了诗歌的彼岸!可是,他始终有谦虚,始终有不知足:“羞愧!”

我不因为我不是名人就束缚我的手脚把思维定向归零,或是读了他的诗集《创世纪》就保持缄默。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从他的精神之美,内心之美,语言之美,意境之美,内容取向之美,每一个读者会更加难忘他,更加敬重他。

作为才疏学浅之辈,真正读懂汪老师的诗集《创世纪》,是有一定距离的,是要一定悟性的,但是每一首诗的思想在熠熠闪光,使我读之常如醍醐灌顶;而且,感动于他的谦和,感动于他活得真,活得善,感动于他用骨头歌唱,点亮自己心头的诗歌之灯,点亮读者的心灵之灯,使我的心头,我的眼前,常常有一盏诗灯明明地亮着,我便写下了如上的零碎之语。




自定义html
上一篇:【社区动态】构建同心圆大党建 深化七彩主题行动
下一篇:【天水周刊】心路历程——杨国葳个人摄影展1月4日市文化馆精彩展出
分享到:
赞(24)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

本月热点资讯

精彩图文

我要投稿
自定义Html广告

亚博vip | Sitemap

亚博vip 亚博充值100多少能提现 比较正规买球的平台 买球app推荐
类似亚博平台 线上买球app 亚博游戏老虎机 有多少人赌亚博 亚博老虎机网址